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

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

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

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
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专栏 >

入侵物种2020-12-04 02:26:40作者:筱燕

台上一分钟,台下十年功,世上的角色大多如此,家长这个角色却是例外,浑然天成。他们和老师及亲友结了盟,轮流上场,似乎忘了:在成长的舞台上,孩子才是真正的主角。

家长到底该扮演什么角色?老师的角色又该怎样?这些问题困扰过我,现在我也还在思考。

我女儿在深圳上的X小学,一年级时考试入学,据说录取比例是八比一。从一年级开始,她就是三好学生,后来参加了学校的民乐团和越剧社,还做过班级文学社社长,是传说中“别人家的孩子”,可几年下来,我越来越感到她的不快乐。

我不是虎妈,但每到周末,家长要在周末作业上签字,我不能闭着眼睛签,便从头检查,有时难免惊起一滩鸥鹭。班级微信群里,老师时常提醒家长加强督导,家校共建——学习是孩子的事,也是家长的事,这个掷地有声的说法,让人无法反驳。

X小学小有名气,老师们水平也不错。然而,在应试教育和素质教育的双重压力下,老师们的身影已经弯曲。于是,计算题有标准答案,阅读理解题也有标准答案!甚至,课堂纪律不好影响了上课效果时,老师会要求全班同学、包括纪律好的孩子写检查,女儿万分委屈,她不明白,没错为什么也要写?其他孩子有错没错的都交了检查,在我的支持下,女儿是唯一没写的孩子。

无所不在的“标准”,如锋利的刀锋,把所有孩子削成了一个样子。要么,在“标准”中活成别人,成为自己不喜欢的样子;要么,在“非标”中活成自己,成为别人眼中的异类。我希望女儿成为她自己,我也希望自己是“守望者”的角色,借用小说《麦田里的守望者》中描述的场景:一群孩子,在一大块麦田里做游戏,附近没有大人,我站在悬崖边,防止孩子奔过来跌落下去。

我明白自己螳臂挡车,结果可能很无奈,我甚至可能被迫冲上去、夺过女儿手中的方向盘,加速,让她按大人模式驾驶!惊出一身冷汗后,今年年初,我带女儿回到了加拿大,在多伦多S小学插班上了五年级。九月,她升入六年级,因疫情选择了网课,每天实时视频上课五个小时,学习英语、法语、数学、科学、戏剧、音乐等科目。

有一天,我偶然在女儿的科学课作业中看到“Invasive species(入侵物种)”这个词,瞬间就被击中了。我大概也无意中扮演过“入侵物种”的角色,孩子有自己的成长节奏,家长和老师们以“我是为你好”的高压姿态,过度介入、乃至越俎代庖,实际上破坏了孩子自己的生态平衡,造成了成长中的伤痛。

因为女儿在家上网课,我有了旁听的机会。除了法语,所有科目都由班主任C老师一个人教。他让我看到了另一种为师者的样子。

C老师在印度出生,父母是台湾人,他很小就随父母来了加拿大,所以能说一口纯正的英语。他常面带笑容,有孩子问他到底多大了,还有孩子抱怨作业太多做不完,他居然道歉并推迟了交作业的时间。有一回上数学课,他口误,说一分钟能吃一百万根黄瓜,结果孩子们哈哈大笑,有几个淘气的立刻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“Cucumber(黄瓜)”,他一点不生气,后来还专门找了和黄瓜有关的笑话在课上分享。

每天早上,头两节课都是英语课,C老师带着孩子们读小说、看新闻,讨论其中内容和现实生活的关系,鼓励孩子提问,引导他们说出自己的想法。他不要求抄写或背诵好词句,也从不设标准答案,无论孩子的回答多么天马行空,他都大声鼓励,一天要说几十遍Beautiful(答得太漂亮了)和 I like it(我喜欢你的想法)。

C老师把学生当成平等而独立的个体,尊重他们的差异,我相信这源自加拿大的教育理念。这里没有家长群,作业也不要家长签字,一年只有一次家长会,会上每位家长和老师交流的时间大约十五分钟。因为疫情,今年的家长会改在线上进行,我因此第一次、也是唯一一次见到了C老师,他说了很多赞扬和鼓励女儿的话,我由衷感谢他,因为女儿在疫情期间每天快乐向学。

还有什么比这更能让一个母亲感到安慰呢?

入侵物种2020-12-04 02:26:40作者:筱燕

台上一分钟,台下十年功,世上的角色大多如此,家长这个角色却是例外,浑然天成。他们和老师及亲友结了盟,轮流上场,似乎忘了:在成长的舞台上,孩子才是真正的主角。

家长到底该扮演什么角色?老师的角色又该怎样?这些问题困扰过我,现在我也还在思考。

我女儿在深圳上的X小学,一年级时考试入学,据说录取比例是八比一。从一年级开始,她就是三好学生,后来参加了学校的民乐团和越剧社,还做过班级文学社社长,是传说中“别人家的孩子”,可几年下来,我越来越感到她的不快乐。

我不是虎妈,但每到周末,家长要在周末作业上签字,我不能闭着眼睛签,便从头检查,有时难免惊起一滩鸥鹭。班级微信群里,老师时常提醒家长加强督导,家校共建——学习是孩子的事,也是家长的事,这个掷地有声的说法,让人无法反驳。

X小学小有名气,老师们水平也不错。然而,在应试教育和素质教育的双重压力下,老师们的身影已经弯曲。于是,计算题有标准答案,阅读理解题也有标准答案!甚至,课堂纪律不好影响了上课效果时,老师会要求全班同学、包括纪律好的孩子写检查,女儿万分委屈,她不明白,没错为什么也要写?其他孩子有错没错的都交了检查,在我的支持下,女儿是唯一没写的孩子。

无所不在的“标准”,如锋利的刀锋,把所有孩子削成了一个样子。要么,在“标准”中活成别人,成为自己不喜欢的样子;要么,在“非标”中活成自己,成为别人眼中的异类。我希望女儿成为她自己,我也希望自己是“守望者”的角色,借用小说《麦田里的守望者》中描述的场景:一群孩子,在一大块麦田里做游戏,附近没有大人,我站在悬崖边,防止孩子奔过来跌落下去。

我明白自己螳臂挡车,结果可能很无奈,我甚至可能被迫冲上去、夺过女儿手中的方向盘,加速,让她按大人模式驾驶!惊出一身冷汗后,今年年初,我带女儿回到了加拿大,在多伦多S小学插班上了五年级。九月,她升入六年级,因疫情选择了网课,每天实时视频上课五个小时,学习英语、法语、数学、科学、戏剧、音乐等科目。

有一天,我偶然在女儿的科学课作业中看到“Invasive species(入侵物种)”这个词,瞬间就被击中了。我大概也无意中扮演过“入侵物种”的角色,孩子有自己的成长节奏,家长和老师们以“我是为你好”的高压姿态,过度介入、乃至越俎代庖,实际上破坏了孩子自己的生态平衡,造成了成长中的伤痛。

因为女儿在家上网课,我有了旁听的机会。除了法语,所有科目都由班主任C老师一个人教。他让我看到了另一种为师者的样子。

C老师在印度出生,父母是台湾人,他很小就随父母来了加拿大,所以能说一口纯正的英语。他常面带笑容,有孩子问他到底多大了,还有孩子抱怨作业太多做不完,他居然道歉并推迟了交作业的时间。有一回上数学课,他口误,说一分钟能吃一百万根黄瓜,结果孩子们哈哈大笑,有几个淘气的立刻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“Cucumber(黄瓜)”,他一点不生气,后来还专门找了和黄瓜有关的笑话在课上分享。

每天早上,头两节课都是英语课,C老师带着孩子们读小说、看新闻,讨论其中内容和现实生活的关系,鼓励孩子提问,引导他们说出自己的想法。他不要求抄写或背诵好词句,也从不设标准答案,无论孩子的回答多么天马行空,他都大声鼓励,一天要说几十遍Beautiful(答得太漂亮了)和 I like it(我喜欢你的想法)。

C老师把学生当成平等而独立的个体,尊重他们的差异,我相信这源自加拿大的教育理念。这里没有家长群,作业也不要家长签字,一年只有一次家长会,会上每位家长和老师交流的时间大约十五分钟。因为疫情,今年的家长会改在线上进行,我因此第一次、也是唯一一次见到了C老师,他说了很多赞扬和鼓励女儿的话,我由衷感谢他,因为女儿在疫情期间每天快乐向学。

还有什么比这更能让一个母亲感到安慰呢?

  • 证券时报APP
  • 微信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