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

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

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

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
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专栏 >

书中自有黄金屋2020-12-04 02:26:40作者:木木

好几年前,马未都有一次上电视访谈节目,跟主持人揭秘,说易中天名扬天下之前,曾经很实心实意地向他请教过知识的变现之路。印象中,直到节目播完,马老师也没舍得把自家的不传之秘掏出来共享,只天马行空地“驰骋”了一阵子完事儿。

马老师没老老实实地回答问题,原因也不过有二:其一,确实舍不得手心儿里紧攥的写了“芝麻开门”秘笈的小纸条儿。其二,自己压根儿就没什么赵公元帅的法宝。

姑且不论马老师的“顾左右而言他”,先看易老师提出的问题。所谓的知识变现,当然是一种比较雅致的说法,翻译成下里巴人的大白话,其实就是知识分子怎么才能发财的意思。鉴于这个问题在彼时彼地带了易老师的个性特征,所谓的“知识分子”,肯定就不是广义上的泛指,应该是剔除掉纯理工科以及农、牧、医、商等部分剩下的“文史哲”,约等于“文人”、“读书人”。如此明确一下,既匹配易老师、马老师的身份,也便于这个问题的讨论。

其实,从历史上看,对绝大多数文人而言,发财似乎从来都是天大的难事。发不了财、没钱,文人的生存状况许多时候就难免很窘迫,造成的直接后果就是,要么身体不好、短命(比如像颜回那种情况),要么为饥寒状态所困而无瑕他顾,不但限制了想象力,甚至连基本的思考能力也受影响。

但比较有意思的是,大约是受时代、思想、文化传承等方面的限制,历史(或者是历史书)上的文人,往往耻于谈钱、谈发财,即使那些格外得老天眷顾而终身衣食无忧、出有肥马轻裘、入有娇妻美妾的“成功”文人,也很少有直言“发财”或“吾欲发财”的;谈做官可以,谈钱、谈发财,就显得比较俗。

过去的文人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癖好,应该是一个很深奥的问题,在此姑且不论,单就物质世界对人具有根本限制的角度观察,没钱,人的生存和发展肯定会大受影响,不惟文人如此,其他什么人也一样。就此而言,有钱当然就是件大好事;而有钱的前提,恐怕首先得想钱、想有钱、想发财才行。因此,易老师能虚心向先一步实现“财务自由”的马老师请教,无论如何都应该算一种进步,而且是带了时代性的进步。

心有所思,身才能有所动。正因为易老师肯琢磨这件事,随后发生的事情自然就顺理成章——先名满天下,后财务自由。当然这还不算完,上月25日,深交所公告,果麦文化首发通过。公告中,易老师的名字赫然出现在公司股东之列。按照中国股票市场的脾气,这个市场对上市公司股东向来不薄,虽然易老师所持股份实在不多,但易老师财务状况得以更大程度地自由起来,总归是大概率的事情。而且,除易老师之外,股东名单中的文人还着实不少,从这个角度观察,现在这个时代,对文人财务状况改善的态度,显然要良善得多。相较而言,曹雪芹、蒲松龄之类的文人,就更具时代悲剧性。

不过,时代虽然有了很大的进步,文人已经不耻于谈钱、谈发财,而且也能真的发财,更重要的是,对文人发财这种事,舆论环境也宽松得多,但需要格外注意的是,任何事都有两面性,如果文人跟钱贴得过于紧了,肯定也难免受到消极影响。这个规律对所有人都一样。尤为关键的是,发资本市场的财,看似很容易,其实风险还是很大的,一不小心往往就把自己迷失了。这样的教训,俯拾皆是,无论是从过程还是结果看,似乎与过去那个“书中自有黄金屋”的迷局,倒颇有几分相似。如果站在这个角度回望,似乎变化就没那么大。大约,生活的有趣,就在于此。

书中自有黄金屋2020-12-04 02:26:40作者:木木

好几年前,马未都有一次上电视访谈节目,跟主持人揭秘,说易中天名扬天下之前,曾经很实心实意地向他请教过知识的变现之路。印象中,直到节目播完,马老师也没舍得把自家的不传之秘掏出来共享,只天马行空地“驰骋”了一阵子完事儿。

马老师没老老实实地回答问题,原因也不过有二:其一,确实舍不得手心儿里紧攥的写了“芝麻开门”秘笈的小纸条儿。其二,自己压根儿就没什么赵公元帅的法宝。

姑且不论马老师的“顾左右而言他”,先看易老师提出的问题。所谓的知识变现,当然是一种比较雅致的说法,翻译成下里巴人的大白话,其实就是知识分子怎么才能发财的意思。鉴于这个问题在彼时彼地带了易老师的个性特征,所谓的“知识分子”,肯定就不是广义上的泛指,应该是剔除掉纯理工科以及农、牧、医、商等部分剩下的“文史哲”,约等于“文人”、“读书人”。如此明确一下,既匹配易老师、马老师的身份,也便于这个问题的讨论。

其实,从历史上看,对绝大多数文人而言,发财似乎从来都是天大的难事。发不了财、没钱,文人的生存状况许多时候就难免很窘迫,造成的直接后果就是,要么身体不好、短命(比如像颜回那种情况),要么为饥寒状态所困而无瑕他顾,不但限制了想象力,甚至连基本的思考能力也受影响。

但比较有意思的是,大约是受时代、思想、文化传承等方面的限制,历史(或者是历史书)上的文人,往往耻于谈钱、谈发财,即使那些格外得老天眷顾而终身衣食无忧、出有肥马轻裘、入有娇妻美妾的“成功”文人,也很少有直言“发财”或“吾欲发财”的;谈做官可以,谈钱、谈发财,就显得比较俗。

过去的文人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癖好,应该是一个很深奥的问题,在此姑且不论,单就物质世界对人具有根本限制的角度观察,没钱,人的生存和发展肯定会大受影响,不惟文人如此,其他什么人也一样。就此而言,有钱当然就是件大好事;而有钱的前提,恐怕首先得想钱、想有钱、想发财才行。因此,易老师能虚心向先一步实现“财务自由”的马老师请教,无论如何都应该算一种进步,而且是带了时代性的进步。

心有所思,身才能有所动。正因为易老师肯琢磨这件事,随后发生的事情自然就顺理成章——先名满天下,后财务自由。当然这还不算完,上月25日,深交所公告,果麦文化首发通过。公告中,易老师的名字赫然出现在公司股东之列。按照中国股票市场的脾气,这个市场对上市公司股东向来不薄,虽然易老师所持股份实在不多,但易老师财务状况得以更大程度地自由起来,总归是大概率的事情。而且,除易老师之外,股东名单中的文人还着实不少,从这个角度观察,现在这个时代,对文人财务状况改善的态度,显然要良善得多。相较而言,曹雪芹、蒲松龄之类的文人,就更具时代悲剧性。

不过,时代虽然有了很大的进步,文人已经不耻于谈钱、谈发财,而且也能真的发财,更重要的是,对文人发财这种事,舆论环境也宽松得多,但需要格外注意的是,任何事都有两面性,如果文人跟钱贴得过于紧了,肯定也难免受到消极影响。这个规律对所有人都一样。尤为关键的是,发资本市场的财,看似很容易,其实风险还是很大的,一不小心往往就把自己迷失了。这样的教训,俯拾皆是,无论是从过程还是结果看,似乎与过去那个“书中自有黄金屋”的迷局,倒颇有几分相似。如果站在这个角度回望,似乎变化就没那么大。大约,生活的有趣,就在于此。

  • 证券时报APP
  • 微信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