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

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

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

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
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专栏 >

医院门口的一刻钟2020-10-16 00:19:48作者:筱燕

第二波疫情之下,签证、机票、核酸检测报告,成了加拿大华裔回国的必备“三宝”,一个都不能少。

历尽万难,光头拿到了特殊紧急签证,又紧锣密鼓买了机票。相比花了几万、甚至十几万买回程票的朋友们,光头捡了便宜。只是,一个月内做了两次核酸检测,让他很是难受。

回国前两天,我陪光头去M医院,取他第二次核酸检测的报告。

这家医院,我们一个月内来了四次。医院建筑低矮,规模不大,据说经费常年不足。医院设有独立的核酸检测专区,走进去就能免费检测,后来安省宣布第二波疫情到来后,改为先预约后检测。检测者一般电邮获知检测结果,如需打印报告,则要到位于医院主楼的病人档案中心。

主楼只有一个入口,看病的、探病的,所有人都在这里排队,等待分流。

这天早上,负责分流的是一位红发小伙子。他眼神温柔,但坚持说我们不能进去,因为正处于疫情的第二波爆发期,让我们在入口处等候,他帮我们电话联系档案中心,把报告打印出来,他再过去拿来给我们。他问了航班时间和光头的姓名,开始打电话,见半天没人接,他又离岗去了档案中心。

他的同事、一个睫毛又长又密的印巴裔女孩,立刻补位,帮他分流。

排我们后面的,是一位老太太,衣着鲜艳,裤腿上有一个夸张的大裤兜。她的声音含在喉咙里,听不清说什么。印巴女孩温言让她换上医院的口罩,老太太颤抖着手,摘下自己的花布口罩,塞到裤兜里。女孩又提醒道,先洗手再戴新口罩。

入口处的桌子上,放着一盒口罩和一瓶洗手液,供来者免费使用。M医院的责任心、对医护人员和病人及来访者的保护,令光头颇为感叹。他前段时间去探望在老家住院的一位朋友,院方要求戴口罩,他没有,就在医院小卖部买了一只。家乡的医院比M医院气派多了,高楼矗立,一只口罩却要卖五块钱。

老太太进去了,接下来是位坐着轮椅的南美裔女人,她眉眼奔放,两手交叉着安静地放在膝上。她的右腿打着厚厚的石膏,石膏上用彩笔画了一个卡通头像,还写着几个花体字母,是一句祝福的话。一位护工从里面走出来,和她确认了名字,轻轻把她推了进去。

下一位,是后背平得象一块木板的中年白人男子,他的皮鞋锃亮,虽然口罩遮住了半张脸,但还是看得出他很英俊。他说,他是来找太太的,半个小时前他的太太来了M医院,路上给他发了短信,但她为什么来医院、具体去了医院哪里,他不知道,也说不清。印巴女孩问,你太太是去了急诊室吗?他一脸茫然,不知道,但坚持说,我要进去找太太!这时我意识到,他的精神状态有些问题。见他一直纠缠,坐在一边椅子上的黑人保安站了起来,大声说,你不能进去!一位主管模样的女士这时走出来,用眼神制止了保安,转头和白人男子轻声交谈,按规定你不能进去,不过,你可以写下太太的名字,我帮你去查一查好吗?男子安静下来,黑人保安也给他道了歉。

入口处人不多,15分钟过去了,就只剩下我和光头了。红发小伙子还没出来。我们倒不担心报告有问题,检测结果之前已在电邮中知道了,是阴性。

又等了一会儿,终于,远远看到,红发小伙子从电梯走出来,手上拿着个大信封。

几乎和他同时,有一对年轻夫妇从另一侧的电梯走出来,这一侧距离入口处更近,很快就到了我和光头的身边。丈夫手上拎着装有新生儿的小篮子,谁都能感受到他的喜悦,我不禁说了声“恭喜”,他竟停下脚步,掀开了篮子上的盖布,让我看孩子的脸。

在医院这个集中了病痛和生死的地方,陌生人之间的关爱和温情、信任与善良,令人感动。即使疫情肆虐,没有人知道何时才能回到曾经的生活常态,孩子天使般的面孔上,我还是看到了未来的模样。

医院门口的一刻钟2020-10-16 00:19:48作者:筱燕

第二波疫情之下,签证、机票、核酸检测报告,成了加拿大华裔回国的必备“三宝”,一个都不能少。

历尽万难,光头拿到了特殊紧急签证,又紧锣密鼓买了机票。相比花了几万、甚至十几万买回程票的朋友们,光头捡了便宜。只是,一个月内做了两次核酸检测,让他很是难受。

回国前两天,我陪光头去M医院,取他第二次核酸检测的报告。

这家医院,我们一个月内来了四次。医院建筑低矮,规模不大,据说经费常年不足。医院设有独立的核酸检测专区,走进去就能免费检测,后来安省宣布第二波疫情到来后,改为先预约后检测。检测者一般电邮获知检测结果,如需打印报告,则要到位于医院主楼的病人档案中心。

主楼只有一个入口,看病的、探病的,所有人都在这里排队,等待分流。

这天早上,负责分流的是一位红发小伙子。他眼神温柔,但坚持说我们不能进去,因为正处于疫情的第二波爆发期,让我们在入口处等候,他帮我们电话联系档案中心,把报告打印出来,他再过去拿来给我们。他问了航班时间和光头的姓名,开始打电话,见半天没人接,他又离岗去了档案中心。

他的同事、一个睫毛又长又密的印巴裔女孩,立刻补位,帮他分流。

排我们后面的,是一位老太太,衣着鲜艳,裤腿上有一个夸张的大裤兜。她的声音含在喉咙里,听不清说什么。印巴女孩温言让她换上医院的口罩,老太太颤抖着手,摘下自己的花布口罩,塞到裤兜里。女孩又提醒道,先洗手再戴新口罩。

入口处的桌子上,放着一盒口罩和一瓶洗手液,供来者免费使用。M医院的责任心、对医护人员和病人及来访者的保护,令光头颇为感叹。他前段时间去探望在老家住院的一位朋友,院方要求戴口罩,他没有,就在医院小卖部买了一只。家乡的医院比M医院气派多了,高楼矗立,一只口罩却要卖五块钱。

老太太进去了,接下来是位坐着轮椅的南美裔女人,她眉眼奔放,两手交叉着安静地放在膝上。她的右腿打着厚厚的石膏,石膏上用彩笔画了一个卡通头像,还写着几个花体字母,是一句祝福的话。一位护工从里面走出来,和她确认了名字,轻轻把她推了进去。

下一位,是后背平得象一块木板的中年白人男子,他的皮鞋锃亮,虽然口罩遮住了半张脸,但还是看得出他很英俊。他说,他是来找太太的,半个小时前他的太太来了M医院,路上给他发了短信,但她为什么来医院、具体去了医院哪里,他不知道,也说不清。印巴女孩问,你太太是去了急诊室吗?他一脸茫然,不知道,但坚持说,我要进去找太太!这时我意识到,他的精神状态有些问题。见他一直纠缠,坐在一边椅子上的黑人保安站了起来,大声说,你不能进去!一位主管模样的女士这时走出来,用眼神制止了保安,转头和白人男子轻声交谈,按规定你不能进去,不过,你可以写下太太的名字,我帮你去查一查好吗?男子安静下来,黑人保安也给他道了歉。

入口处人不多,15分钟过去了,就只剩下我和光头了。红发小伙子还没出来。我们倒不担心报告有问题,检测结果之前已在电邮中知道了,是阴性。

又等了一会儿,终于,远远看到,红发小伙子从电梯走出来,手上拿着个大信封。

几乎和他同时,有一对年轻夫妇从另一侧的电梯走出来,这一侧距离入口处更近,很快就到了我和光头的身边。丈夫手上拎着装有新生儿的小篮子,谁都能感受到他的喜悦,我不禁说了声“恭喜”,他竟停下脚步,掀开了篮子上的盖布,让我看孩子的脸。

在医院这个集中了病痛和生死的地方,陌生人之间的关爱和温情、信任与善良,令人感动。即使疫情肆虐,没有人知道何时才能回到曾经的生活常态,孩子天使般的面孔上,我还是看到了未来的模样。

  • 证券时报APP
  • 微信公众号